新加坡掀起华语儿童剧热潮 舞台背后学问多

  新加坡专业剧场执行董事莎洛特·诺尔斯(Charlotte Nors)肯定了该团对华语儿童剧的投入经营。从2013年开始,该剧团每年至少会将1部华语儿童剧搬上舞台,至今已累计了8部。2002年起,该剧团首次制作英语儿童剧目,旗下的小剧团(The Little Company)也将英语演出的儿童剧翻译为中文版本上演。

  “市面上的儿童英语剧越来越多,华语剧却有很大缺口,而我们有能力来补足这个缺口,”莎洛特说,“有了制作英语儿童剧的心得,我们请了通晓中文的翻译和制作团队,将每部剧以华语进行翻译演出。从目前的势头看来,华语儿童剧很值得我们继续投资。”

  实践剧场艺术总监郭践红用“亲子剧场”来指称儿童剧场,她认为,亲子剧的首要任务是让成人和孩子一起看戏。20年来,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的艺术拓展工作一直在学校进行,因此亲子剧场、学生剧场的青少年剧场的观众群体也一直在累积。

  郭践红表示,华语亲子剧场也与青少年的华语学习息息相关,因此观看剧目也变成了学习华语的一个渠道。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,实践剧场就开始在学校演出,几十年来都在做青少年作品。“真正开始连续做亲子作品是在2010年,从那以后,我们基本每年都会打造一部亲子作品。”郭践红说。

  滨海艺术中心从2006年起推出儿童作品,目前已经亮相的剧目包括原创的“小玩艺”系列,以及委约的《儿戏》系列。2010年至今,该艺术中心已经联合制作、委制或引进了9部作品,不少作品取材自中国民间故事,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。

  滨海艺术中心节目监制李国铭认为,近年来华语儿童剧发展较好,主要原因有几点:中等收入阶层的购买力有所增长,促进了文娱活动上的消费;越来越多来自华语地区的永久居民在新加坡定居,观众逐渐累积;华语在全球范围内走俏,家长希望孩子通过戏剧艺术寻根溯源,多接触母语。

  莎洛特认为,儿童剧一定要突出扎实的教育核心。以长青童话剧为例,剧情基本上都紧扣友情、互助、勇气、善良、爱等对儿童来说有实际意义的价值观。李国铭则表示,艺术除了具有跨越社会经济和文化界限的能力外,还能在儿童的认知、社会和情感发展方面发挥作用。

  “孩子们往往能通过故事和戏剧培养同理心,学会从不同角度看世界。在形成自我意识和认同的同时,艺术将是孩子探索文化遗产、表达自我、培养自信的一种方式。随着年龄增长,艺术活动也能让他们成为具有求知欲望、质疑能力和反思精神的自主学习者。”李国铭说。

  郭践红表示,亲子剧提倡了一种新观念。“我们的亲子作品想要传达一种观念:提问比答案重要。”郭践红说,“我们的作品相对来讲不太说教,而且我相信看戏只是孩子或者亲子间互相认识、学习的一个过程,看戏前后的讨论和对话才是更重要的。”

  “专业剧场的华语儿童剧现场,常有一家三代一齐来看戏,而英语儿童剧则没有这种现象。”莎洛特指出,专业剧场的华语儿童剧长达五个星期的演出周期中,平均上座率之所以能突破90%,就是因为常常会有长辈陪孩子来看。

  李国铭表示,儿童剧得先经由家长,再“抵达”小朋友眼前。“我们在推广这些作品时,首先接触的对象是家长,家长必须对这些作品感兴趣。事实上,家长也会受益于这些作品。在短短一个小时里,他们释放压力、发挥想象力,从孩子的角度看世界。”李国铭说。

  此外,李国铭观察到,并非所有观众都是华人,许多非华族观众也会出现在华语剧场里,他相信这些非华族观众极有可能正在学习华语。

  既然儿童剧也面向成人,那么创作者是需要降低语言难度“迁就”小观众,还是维持语言的成熟度,不至于让成人观众觉得“简化”呢?

  “我们的亲子作品有一些原则,比如不会简化语言。手机上用驾考宝典每次模拟考都过90分是不是到了科目一考试时候就。如果我们觉得文字有一部分比较难懂,我们可以用行动,用人物的行为、声音,甚至形体等来讲故事。毕竟,年纪跟语言水平是两件事。”郭践红说。

  她举例说,在新加坡,5岁孩子的华语未必比15岁孩子懂得少。“语言程度跟孩子的年龄发展不一定成正比,所以我们不会特别去调整语言,但我们会注意沟通,而这个沟通不只是语言沟通。”郭践红说,“一个好的亲子作品应该是所有人都能看的,大人看深一点,孩子看浅一点,但孩子的感受未必比大人的少,也不一定比大人的浅白。”

  李国铭也认同这一点。他指出,认为创作和呈献儿童作品容易是错误的想法。“创作者作为成年人,必须从孩子的角度来思考。不要低估孩子们的学习潜力。应该注意确保语言不会过于浅白,以帮助增加孩子词汇量;当然也不过于晦涩,致使孩子无法掌握任何词汇。”李国铭说。

  莎洛特也表示,儿童剧不是降级的戏剧,不应降低儿童剧语言品质。要在舞台上讲好一个故事,除了好演技、好编导和好的幕后制作,精妙的语言也不可缺,这不只是对小观众负责,揭秘“如程卡”背后大数据系统:“雷达,也是对家长们负责。

  两年来,家长梁晓萍都带孩子来看华语儿童剧,包括《儿戏》和《真假美猴王》。“新加坡以英语为主要媒介,要让孩子学习并接触华文是一项挑战,我非常重视这一环。”梁晓萍说。

  家长陈翠薇带两个孩子看完《了不起的狐狸爸爸》后,对孩子们在舞台上玩的文字游戏尤为欣赏。她认为,看华语儿童剧的乐趣不亚于看英语剧,而这种戏剧兴趣是培养出来的。如今对于两个孩子来说,观剧已经成为了一种享受,尤其是华语剧。

  陈翠薇坦言,即使是华语儿童剧,自己也倾向于带孩子看经典作品。“熟悉的故事对孩子而言不会造成迷失感,特别是在他们克服语言难关的阶段。”陈翠薇说。(王一鸣)

马会开开奖结果|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版| 曾道人官方网| 排列五精准杀号统计| 香港白姐图库开奖资料| 香港马会必杀两段波段| 香港乖乖图库开奖系统| 香港挂牌最完整篇彩图| 老牌红灯笼一肖中特图| 香港马会资料铁算盘|